# # # # # # # #
今天是: 2019年4月21日 最新消息:
网站搜索:
详细信息
办公地址
温州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
温州市府东路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五楼
咨询电话:
0577-88965673、88336165
传 真:0577-88337370
邮政编码:325009
网 址:www.wzac.org
你的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探讨:中铁十五局与陕建公司、第五设计院之间买卖合同纠纷案的仲裁管辖思考
发布时间:2018-8-20 10:36  浏览次数:764

案情简介

2005年5月,陕建公司与第五设计院签订《移动模架造桥机委托设计协议书》,约定陕建公司委托第五设计院设计客运专线桥机,共同出资,成果共享。2006年1月,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就上述项目收益进行了分配。同年,中铁十五局、陕建公司与第五设计院签订了《移动模架造桥机买卖合同》,约定:中铁十五局向陕建公司购买移动模架造桥机一台,陕建公司保证上述造桥机整套设备及部件的质量符合国家相关产品的质量标准及合同附件要求,第五设计院负责为陕建公司提供技术设计。同时,还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为仲裁,对仲裁不服的可向法院提起诉讼。后三方因买卖合同发生纠纷。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与陕西建设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铁道第五勘察设计院买卖合同纠纷案

该案的审判经历了仲裁和诉讼两种不同的争议解决方式:中铁十五局依据仲裁条款向洛阳仲裁委提出了仲裁申请,洛阳仲裁委作出了裁决支持了申请人的请求。但在申请执行的过程中,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9)西执字第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不予执行。事后,中铁十五局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陕建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而宁德中院以特殊管辖为由驳回起诉,中铁十五局提出上诉,但福建省高院维持了原裁定。最终,该案由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福州铁路运输法院管辖。

案件中所涉及的法律实体问题其实并不复杂,简单而言就是买卖合同与承揽合同的区分,对此问题,司法实践中已基本取得共识,归纳观点如下:

1、如果承揽人是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其产品,则该产品具有“量身定作”的特征,即使定作人采用了承揽人提供的技术方案,也宜认定为承揽合同。因为产品是为了满足定作人的特殊需要而制作,如果定作人退货等,可能导致该产品无法再供给其他人使用,于承揽人不利。

2、产品的主要部件或功能具有通用产品的特性,而定作人只是对于部件或次要功能提出了特殊要求的,宜认定为买卖合同。

3、对于承揽人组装产品,虽然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但如果产品部件拆卸以后并不破坏或者影响部件的再次使用的,也宜认定为买卖合同。

本案中,中铁十五局订立合同的目的就是购买合国家质量标准的产品。该产品可以使用在很多桥梁建设中,既可以由中铁十五局使用,也可以由其他单位使用,故该产品系由供应方设计、符合国家质量要求的通用物,应当认定合同性质为买卖合同而非加工承揽合同。

焦点探讨

除上述合同性质的探讨,本文案例最有趣的便是一波三折的管辖问题,经历了仲裁、仲裁裁决被裁定不予执行以及法院专门管辖。仔细研究,小编十分好奇两个问题:1.本案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是否有效2.有效的仲裁协议能否排除专门管辖。

1、仲裁条款效力

中铁十五局、陕建公司和第五设计院签订的《移动模架造桥机买卖合同》中约定了争议解决方式为“提起仲裁,不服仲裁的可向法院起诉”,纠纷产生后,中铁十五局依据仲裁条款向洛阳仲裁委提出仲裁,洛阳仲裁委也作出了裁决书,但在申请执行阶段,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裁定不予执行。小编查阅了相关文献资料,虽然没找到原始的裁定书,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立案业务指导》中记载的分析内容来看,裁定不予执行原因应该是法院认为“三方当事人约定‘先仲裁后诉讼’的纠纷解决方式无效”。倘若不予执行的理由真如此,那么问题来了,“先仲裁后诉讼”是否真属于无效条款呢?实践中的理解尚有争议。

争议观点

持无效观点的主要依据有两点:(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6〕7号)第七条的规定,即“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故本案中“先仲裁后诉讼”的约定属于“既约定仲裁又约定诉讼”的情形,应认定无效。(2)违反了仲裁“一裁终局”的原则,认为仲裁作出裁决后,当事人不能再向法院提起诉讼。

持有效观点的意见主要是:表明双方当事人有将争议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约定并非对仲裁意思表示的否定,且仲裁机构是确定的。

对此,小编较为赞成有效的观点,理由如下:

1.1、从文义解释来看,“先仲裁后诉讼”不同于“既仲裁又诉讼”,前者要求仲裁前置,即当事人明确有纠纷发生后须优先提起仲裁的意思表示。而后者属于并列关系,发生纠纷后,给予了当事人对仲裁和诉讼的自由选择权。

1.2、“先仲裁后诉讼”并未违反一裁终局原则,相反,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一裁终局原则是指仲裁裁决的效力等同于法院的终审判决,强调的是实体审理结果,对当事人有着严格的拘束性。当然,一裁终局体现了仲裁的高效性,同时也伴随着高风险。对此情况,相关法律法规也充分考虑到了当事人的救济途径。如我国《仲裁法》第58条、第63条就规定了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与不予执行的相关情形,且该撤销或不予执行都必须经法定程序,该程序就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撤销或不予执行

1.3、本案中,中铁十五局向洛阳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后,各方当事人并没提出仲裁协议效力的异议,而是实际参与了答辩和开庭审理,洛阳仲裁委也基于此作出了裁决。再回到合同关于争议解决方式的原本表述,即当事人“提起仲裁,对仲裁不服的可向法院诉讼”,所谓的不服,可能是裁决结果的不服,也可能是仲裁审理程序的不服。导致不服的原因也是多种,可能是客观存在违反规定的不公正情形,也可能是主观不接受败诉的结果。但无论是哪种不服,其法律救济途径均是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撤销或不予执行。

在此理解基础上,结合个案具体的约定内容,小编认为“先仲裁后诉讼”极可能是囊括了争议解决的整个过程,明确当事人在仲裁机构作出裁决后,仍可依法寻求法律救济途径,通过诉讼申请撤销裁决或不予执行,并不属于“约定不明”或“既仲裁又诉讼”的无效情形。

2、有效的仲裁协议能否对抗专门管辖

所谓专门管辖,即国家出于本国重大利益的考虑,将某些案件规定为专属管辖,只能由本国法院享有专门的管辖权,而他国法院则无权受理。在国际上,对于仲裁协议能否排除法院专门管辖的问题,各国均有不同的认识与做法,限于篇幅,在此不便展开。就我国而言,理论与实践中就存在不同的主张:

一种观点认为,当事人的仲裁协议可以排除法院的管辖权,但所排除的仅应是法院的普通管辖权,而不能排除法院的专属管辖权: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当事人的仲裁协议所排除的法院管辖权,既包括普通管辖权,也包括专属管辖权。

但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来看,在审判实践中,对这一问题已经形成比较明确的认识,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05条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和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专属管辖的案件,当事人不得用书面协议选择其他国家法院管辖。但协议选择仲裁裁决的除外。由此可知,在我国,有效的仲裁协议可以排除专门管辖。因此,本案中,如果认定三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是真实有效的,则不会再发生后续的管辖争议。

】 【打印本页】 【双击滚屏】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温州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8902号
地址:温州市府东路569号市行政11号楼五楼 邮政编码:325009
咨询电话:0577-88965673、88965675 传真:0577-88337370
总访问量:2769872 今日:11722(最高:12119 日均:790.26) 本月:3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