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今天是: 2019年2月23日 最新消息:
网站搜索:
详细信息
办公地址
温州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
温州市府东路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五楼
咨询电话:
0577-88965673、88336165
传 真:0577-88337370
邮政编码:325009
网 址:www.wzac.org
你的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仅依据转账凭证能否认定成立民间借贷关系?
发布时间:2018-8-9 10:34  浏览次数:426

很多时候,民间借贷多发生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熟人之间,当事人之间很可能没有订立书面合同,也没有出具借条的情况。在此种情况下,出借人能作为证据证明民间借贷关系存在的也许就只有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那么,仅有转账凭证能否认定民间借贷关系成立?

01、民间借贷关系的认定

关于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根据《合同法》第197条“借款合同采用书面形式,但自然人之间借款另有约定的除外”以及第210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的规定可知,民间借贷合同属于实践性合同,其成立并生效需同时具备借款合意和款项交付两个要件,而书面形式并不是必须的,所以认定民间借贷关系的关键就在于双方当事人的之间的借款合意以及款项的实际交付这两点上。

02、问题及案例分析

在明确认定民间借贷关系的认定关键后,再来看看文初的问题,对于仅有转账凭证的情况下,能否认定民间借贷关系成立呢?对该问题的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7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这是对当事人仅以转账凭证主张成立民间借贷关系的情况下,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定。但该条的理解,却存在两种观点:

(1)原告提供了转账凭证,足以证明存在原告向被告给付资金的事实,完成其举证义务,可据此主张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此时举证责任转移给被告,被告对原告的主张予以否认的,应对其抗辩承担举证责任,如不能作出有效合理的抗辩即认定借贷关系成立,被告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履行还款义务。

(2)原告仅提供一张转账凭证不能视为其已经就双方存在借贷关系完成了举证,其还应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资金来源等与借贷关系成立有关的事实。待原告对其所主张的借贷关系进行充分举证后,再将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由被告根据其抗辩进行举证。若原告对其所主张的借贷关系无法充分举证,则借贷关系不成立,应放弃主张或转由其他法律关系另行主张。

那在实践中,采取的是何种观点呢?请看以下案例:

案例1:姜功平与白世权、刘明芳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3335号

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裁判意见节选:

关于白世权与姜功平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白世权是否应向姜功平支付借款利息问题。姜功平于2011年8月1日通过银行向白世权转款450万元,对此,白世权并无异议,但认为该450万元不是借款而是投资款。为此,白世权提交了其与姜功平及案外人田耀凯于2012年5月27日签订的《关于开发特克斯县78团畜牧营的协议》、其与姜功平于2015年2月12日签订的《协议》,以证明其上述主张。关于证据一,即2012年5月27日三方所签《关于开发特克斯县78团畜牧营的协议》,从该协议的内容看,是关于三方合作在特克斯县开发沙金矿的协议。根据该协议,姜功平已按约完成出资300万元的义务,且双方均认可该300万元出资款与2015年2月12日双方所签《协议》中的450万元款项没有关系。因该协议与本案无关,故该证据不能证明白世权的上述主张。关于证据二,即2015年2月12日双方所签《协议》,从该协议的内容看,虽然个别条款中将450万元款项表述为“投资”款,但该表述与其他条款中“返还450万元”及“按月息2分计息”的表述相矛盾,且该450万元转款在前,而双方合作开发沙金矿在后,在姜功平不认可该450万元为合作投资款的情况下,白世权应当继续举证,但其未再举证,应当承担举证不足的法律后果。故仅凭该证据不能证明白世权的上述主张。

案例2:童炼与陈岸廷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字第925号

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裁判意见节选:

本院审查认为,综合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事由,本案核心问题在于童炼与陈岸廷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合同关系。童炼依据工商银行的电子回单及银行流水主张其与陈岸廷之间发生475万元的借款关系,陈岸廷认可收到该笔款项,且双方无其他经济往来。童炼对其与陈岸廷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完成了基本的举证责任。陈岸廷抗辩称讼争款项系其父陈某某所借,且已归还,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二审认定童炼与陈岸廷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且童炼已向陈岸廷实际提供475万元的借款有事实依据。

从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法院基本都是采取了第一种观点,在原告为证明存在借贷关系提供了转账凭证的情况下,举证责任转移,若被告未能对其抗辩进行充分举证,对收到的涉诉款项的原因作出合理解释,则将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并由被告应履行还款义务。

03、结语

合法的民间借贷受到法律保护,但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原告仅凭银行转账凭证主张被告借款的情况并不少见。在此时,出借人主张债权的关键就在于确保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在通常情况下,认定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关键需要双方当事人的之间的借款合意以及款项的实际交付这两点,当事人应对此两点承担举证责任。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7条对于出借人仅凭银行汇款凭证提起民间借贷之诉的情形做了专门规定,对于已凭借转账凭证证明双方存在款项实际交付的情况下,最高人民法院并不要求原告主动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合意,此时将举证责任转移给提出关于款项性质抗辩的被告,若被告未能证明款项性质并非借款,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履行还款义务。

但即便仅凭转账凭证存在认定借贷关系的可能,当事人还是应当尽量避免在仅有银行转账凭证的情况下,要求认定成立民间借贷关系,因为仅凭转账凭证认定成立借贷关系,往往关键在于借款人的抗辩是否合理,在借款人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出借人仍需要对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责任,如对借款金额,资金来源,合同成立过程、交易方式等进行充分的举证。因此,为更好保护自身权益,当事人应当树立证据保全意识,完整保存相关交易文件。

】 【打印本页】 【双击滚屏】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温州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8902号
地址:温州市府东路569号市行政11号楼五楼 邮政编码:325009
咨询电话:0577-88965673、88965675 传真:0577-88337370
总访问量:2643302 今日:46(最高:12119 日均:766.84) 本月:27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