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今天是: 2019年6月18日 最新消息:
网站搜索:
详细信息
办公地址
温州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
温州市府东路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五楼
咨询电话:
0577-88965673、88336165
传 真:0577-88337370
邮政编码:325009
网 址:www.wzac.org
你的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股权转让变更为增资入股,原有的定金罚则能否继续适用?
发布时间:2018-8-2 10:34  浏览次数:461

定金是指合同当事人为了确保合同的履行,依据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双方的约定,由当事人一方在合同订立时,或订立后、履行前,按照合同标的额的一定比例,预先给付给对方当事人的金钱或者其他替代物。鉴于定金具有的这种固有的担保性,其广泛存在于实践中的各类合同中,谈及定金,就离不开定金罚则,定金罚则的适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违约方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同时对违约方也具有一定的惩治作用。正是因为定金罚则的这种特殊功能,所以对于其适用就需要法律进行适当的规制。以下小编将结合一则最高院的案例对有关问题进行分析。

有关规定

《担保法》第八十九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后,定金应当抵作价款或者收回。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第九十条:定金应当以书面形式约定。当事人在定金合同中应当约定交付定金的期限。定金合同从实际交付定金之日起生效。

案情简介(改编自(2015)民二终字第191号案)

2011年5月30日,A某作为转让方(甲方)与作为受让方(乙方)的B某签订一份《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就甲方持有的愉景公司35%的股权转让给乙方持有的相关事宜进行了约定。同日,B某向A某汇款2000万元,A某给B某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B某现金人民币贰仟万元整,作为B某购买A某持有的愉景公司35%股权的定金。2011年11月3日,B某(乙方)与A某(甲方)签订《投资入股协议书》,约定乙方以货币方式投资入股愉景公司(以下简称目标公司),占目标公司股份比例的35%,A某和C某共持有65%的股份。该协议签订后,B某共计向愉景公司汇入7591万元。之后由于双方发生纠纷,B某主张A某存在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返还投资款、双倍返还定金的责任。

争议焦点:在双方重新签订《投资入股协议书》的情况下,A某是否应向B某双倍返还定金?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本案中,A某与B某于2011年5月30日签订《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约定A某将其持有的愉景公司35%的股权转让给B某,B某向A某支付2000万元定金。该定金条款为《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的从合同,目的在于保障意向书的履行,类型上属于违约定金,具有担保性、从属性。2011年11月3日,A某与B某签订了《投资入股协议书》,约定B某通过增资入股方式取得愉景公司35%的股权。作为股权取得的两种方式,股权转让与增资入股具有根本差异。股权转让属于股权的继受取得增资入股则是通过向公司出资,认购公司增加的注册资本而成为股东,属于股权的原始取得。A某与B某签订《投资入股协议书》后,B某取得愉景公司35%股权的方式就由先前的股权转让变更为增资入股,《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亦被《投资入股协议书》代替而归于消灭。根据定金的从属性特征,《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消灭后,前述定金合同亦相应消灭,B某有权要求A某返还已经支付的定金。但本案中,B某并未要求A某返还定金,而是将其作为《投资入股协议书》中的投资款计算在付款总额中,A某也同样如此处理。因此,双方已就以先前的定金抵作《投资入股协议书》项下的投资款形成了一致的意思表示。且根据《担保法》第九十条的规定,《投资入股协议书》中未约定定金担保,A某与B某也没有另外签订书面的定金合同,B某更未在投资款之外向A某支付过担保《投资入股协议书》履行的定金。因此,本院认为,B某与A某并未为《投资入股协议书》附设定金担保合同,本案不存在因当事人违反《投资入股协议书》而适用定金罚则的前提

理论延伸

定金罚则,也即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应该双倍返还定金。定金罚则是定金双重担保性的体现,定金的双重担保也即同时担保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债权,具体而言,交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债务的,丧失定金,而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债务的,则应双倍返还定金。一般而言,定金罚则的适用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1、以书面形式约定

《担保法》第九十条明确规定,定金应当以书面形式进行约定。之所以规定定金合同采书面形式,一方面有助于当事人对于定金合同的成立进行有效举证,另一方面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因此,双方之间若仅有口头约定,由于定金罚则的适用以定金担保存在为前提,在定金担保并未设立的情形下,便不能适用定金罚则。

2、已实际交付定金

定金是由合同当事人约定的,但只有当事人关于定金的约定,而无定金的实际交付,定金担保并不能成立。只有合同当事人将定金实际交付给对方,定金才能成立。定金合同系实践合同,定金合同的成立须以定金的实际交付为必要条件,定金如未实际交付的,在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债务或者不订立主合同时,不能适用定金罚则。

3、主合同须有效

定金具有从属性。定金随着合同的存在而存在,随着合同的消灭而消灭。这是由定金合同的从属性所决定的。如果主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的,即便当事人已有交付和收受定金的事实,也不能适用定金罚则。但是,当事人可以约定定金合同的效力独立于主合同,即主合同无效定金合同却不一定无效。

当然,除了上述三个条件外,适用定金罚则还须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债务,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即一方当事人违约是另一方当事人适用定金罚则的前提,并且不存在法定的免责情形。

从上述案例中最高院的裁判意见来看,其主要的思路还是围绕定金罚则的适用条件进行论述的,最高院从A某与B某前后签订的《股权(土地使用权)转让意向书》和《投资入股协议书》之间性质的不同以及二者存在的替代关系来阐述上述案例不存在适用定金罚则的前提。并且从上述意见可以总结出,当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前后两个合同关系的时候,判断原来的定金罚则是否适用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前后签订的合同是同一性质,只是存在内容的变更,只要在后的合同中未明确排斥前合同中关于定金的约定,那么,此时,尽管双方已经达成了后合同,守约方仍然可以依据前合同关于定金的约定向违约方主张适用定金罚则。但如果后合同与前合同的性质完全不同,后合同已经替代了前合同的情况下,作为前合同的从合同,此时的定金罚则就失去了适用的基础,因此,就算对方存在违约行为,守约方也无权要求对方双倍返还定金,这也是上述案例中最高院最终没有支持B某要求A某双倍返还定金请求的最主要的原因。

】 【打印本页】 【双击滚屏】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温州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8902号
地址:温州市府东路569号市行政11号楼五楼 邮政编码:325009
咨询电话:0577-88965673、88965675 传真:0577-88337370
总访问量:2906488 今日:640(最高:12258 日均:815.74) 本月:3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