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今天是: 2019年6月18日 最新消息:
网站搜索:
详细信息
办公地址
温州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
温州市府东路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五楼
咨询电话:
0577-88965673、88336165
传 真:0577-88337370
邮政编码:325009
网 址:www.wzac.org
你的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股东协议”实为合伙协议?
发布时间:2018-7-10 10:31  浏览次数:621

合伙与公司虽然同为商事主体谋求共同利益的合作形式,但二者也存在较大差异,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不同于公司股东之间的权利义务,责任的承担也不尽相同,合伙的人合性更强,合伙人之间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尽管存在上述诸多不同,在实践中,仍较容易混淆,以下小编将主要围绕一则最高院的案例对有关问题进行探讨。

案情简介:2017年11月16日,A某、B某(乙方)与C某(甲方)就XX煤矿合作事宜签订《股东协议》,约定“乙方入股投资甲方总额为贰亿叁仟万元煤矿项目,入股金额(乙方其中A投8000万,占股35%;B投5000万,占股22%),C壹亿元,占股43%。”该协议还约定“甲方负责具备开工条件所需的排土场、煤场、开采所需的爆破材料,解决理顺与政府各相关部门,相邻各矿以及当地村民的关系和生产经营;乙方出纳财务管理、煤炭销售,支付采矿工程款,生产管理开支、流动资金、甲方负责监督配合;甲方负责该项目的整体管理配合,各方共享收益,即对本案煤炭项目开采地超出1000亩的部分,由各方按成本价共同享受利益。任何一方不独自决定重大事务,包括土石方单价、煤炭单价等,均需共同商讨决定。”后A某、B某分别向C某陆续支付了8000万元、5000万元,此后,双方在XX煤矿进行煤矿开采,并已经销售取得利润。截止2018年4月份,A某、B某共分得款项4413万元,XX煤矿于2018年4月停产。A某、B某与C某发生纠纷,要求解除《股东协议》并要求C某返还投资款。

本案争议焦点:

《股东协议》的性质?A某、B某要求解除《股东协议》并要求C某返还款项的请求能否得到支持?

案例分析:

对于《股东协议》的性质,一审法院和最高法院均认定上述案例中的《股东协议》实为合伙协议,主要理由为:1.《股东协议》中虽有“股东”二字,但协议内容中未涉及任何与公司或股权有关的约定;2.《股东协议》对三方当事人就XX煤矿的合作事宜约定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并共享收益,与一般合伙协议约定的主要内容相符;3.从《股东协议》的履行情况看,三方当事人亦实际共同经营了XX煤矿,并共享了经营收益。

小编完全赞同上述裁判观点,认为一审法院和最高法院都较为准确地认定了本案中《股东协议》的性质,《股东协议》对三方共同投资XX煤矿项目的投资种类、总投资额以及各自的投资额及占比进行了约定,且对协议双方负责的内容进行了明确分工,对于重大事务,均需共同商讨决定,同时还约定了共享经营收益。根据《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个人合伙的经营活动,由合伙人共同决定,合伙人有执行和监督的权利。上述案例中的《股东协议》约定的内容完全符合合伙的特征,实质意义上的股东协议应涉及具体公司具体股东的权利义务,论及股东,往往就有具体的公司与之相对应,但A某、B某在庭审中亦无法明确其所主张的股东为何公司之股东,故该“股东”非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东。且在《股东协议》的履行过程中,三方当事人亦实际共同经营了XX煤矿,并共享了经营收益,所体现的是法律规定的合伙合同所具有的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享利润的特征,故本案《股东协议》实为合伙协议。

那么,在认定《股东协议》实为合伙协议的情况下,A某、B某的请求能否得到支持呢?

最高人民法院最终支持了A某、B某解除《股东协议》的请求,但未支持要求返还款项的请求。支持解除《股东协议》的主要理由为由于《股东协议》对退伙事项没有约定,各方合伙经营的XX煤矿一直未取得采矿许可证,且该煤矿处于停产状态,结合《股东协议》的履行情况,对于A某、B某提出解除《股东协议》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未支持要求返还款项的请求的主要理由为A某、B某投入合伙事务的资金已经转化为合伙财产,由合伙各方共同共有,因此,A某、B某退伙导致合伙终止后,在全体合伙人未对合伙财产及合伙债权债务清算前,A某、B某不能主张由C某退还其原投入合伙事务的资金,只有经三方对合伙财产清算后,A某、B某才可依据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请求分割合伙财产。

案例延伸:

股东协议是股东之间的协议,基础是双方都是公司的股东,双方在出资范围内对公司承担责任,通过公司章程成立公司。合伙协议是指依法由全体合伙人协商一致、以书面形式订立的合伙契约。实践中,民商事主体之间特别是自然人之间,往往容易混淆公司与合伙的概念,也时常分不清合作关系、合伙关系及股东关系这些相近的法律关系。因此,要准确判断当事人之间形成的是合作关系,合伙关系,还是股东之间的关系,需要结合具体协议的内容以及实际履行情况进行判断。

本案中,虽然协议的名称为“股东协议”,但其实质内容确实合伙协议,故认定协议各方形成的合伙法律关系。有关权利义务的确定和责任的承担,就应按照合伙法律关系的路径进行认定。本案中A某、B某和C某之间属于协议合伙,并未形成合伙组织,作为合伙人的A某、B某提出解除《股东协议》,将导致原为三人的合伙仅剩C某一人,合伙势必解散或终止。因此,A某、B某请求解除《股东协议》的实质是以解除《股东协议》的方式终止合伙,进而实现退伙的目的。而民法通则意见第52条对退伙的处理进行了明确规定,按照该条规定,《股东协议》未约定退伙,原则上应予准许A某、B某退伙,但退伙后,A某、B某应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的程序清算合伙财产后方能请求分割财产,而非直接要求C某返还。

】 【打印本页】 【双击滚屏】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温州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8902号
地址:温州市府东路569号市行政11号楼五楼 邮政编码:325009
咨询电话:0577-88965673、88965675 传真:0577-88337370
总访问量:2906506 今日:658(最高:12258 日均:815.75) 本月:35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