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今天是: 2019年7月23日 最新消息:
网站搜索:
详细信息
办公地址
温州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
温州市府东路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五楼
咨询电话:
0577-88965673、88336165
传 真:0577-88337370
邮政编码:325009
网 址:www.wzac.org
你的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金融借贷纠纷中“加速到期”是否等同于“合同解除”?
来源:广州仲裁委  发布时间:2019-6-14 8:49  浏览次数:463
一、引言

在金融借贷纠纷中,借款合同的标的额一般比较大。金融机构作为贷款人为了保证借款能够顺利回收,除了要求借款人提供多重担保以此来保障其债权外,借贷合同往往还会在条款设计考虑日后出借人逾期还款或有逾期还款的风险时的救济措施,最典型的莫过于加速到期条款。

二、何为“加速到期”制?

那何为“加速到期”?

加速到期条款指:借款人的信用等级、盈利水平、资产负债率、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不符合贷款人信用贷款条件,或者其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发生重大变化亦或当债务人触发合同约定的违约事件时,金融债权人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停止发放尚未发放的贷款,并要求借款人提前偿还已发放的部分或全部贷款。

从该定义中我们可得知,加速到期条款的启动条件主要包含两方面。

第一,当债务人自身的信誉等级以及生产经营状况恶化危及债权人债权实现时,债权人为保障其债权的实现,启动该条款及时维护自身的债权;

第二,双方当事人将“违约”作为启动该条款的条件。

小编以“加速到期、金融借款纠纷”为关键词在中国文书裁判网、把手案例、聚法案例上进行检索,发现在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中,借款合同双方当事人基本都是以“违约”作为加速到期条款启动要件。小编还找寻了多份金融借款合同进行分析,亦发现金融借款合同中对于该加速到期条款趋于格式化。

条款通常表述为:“借款方违反承诺、陈述或保证或者违反本合同约定义务,或者在合同履行情况下发生下列情形之一的,视为发生违约事件,贷款方有权宣布本合同项下的借款提前到期。”

三、违约行为引发“加速到期”与“合同解除“的混淆

通过小编的实证分析,得出的结论:“加速到期条款启动条件多发生在借款方的违约的情况下。”由此不由的想到了合同的解除,通常情况下,合同的解除亦多基于合同方的违约或者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而发生。

“加速到期”与“合同解除”都与违约责任常伴常随常发生,这就很容易发生“加速到期”与“合同解除”在性质上的混淆,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发生当事人以加速到期条款为依据提请解除合同的请求。

四、司法实践对”加速到期制“的不同性质的定性

(一)将加速到期条款的性质等同于合同解除

裁判案例一

在河北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一审法院就是将加速到期条款的性质理解为合同的解除。

上诉人诉称:上诉人在其上诉的事实理由中阐明:“原审法院判决解除《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系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

1、民生银行起诉未请求解除《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原审法院判决解除上述合同,超越民生银行诉讼请求。2、原审判决认定民生银行与天成公司所签订的借款合同中约定了当借款人不按期偿还借款本金时,民生银行有权解除合同并提前收回贷款,不符合合同第13.2条关于“甲方不按合同约定的还款期限偿还到期应付款项”以及第14条关于“甲方发生上述违约事件时,乙方……有权宣布合同项下的全部或部分贷款立即到期,提前收回已发放的贷款,并停止继续发放贷款”的约定,系认定事实错误。3、案涉《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系民生银行提供的用于固定资产贷款的格式合同。合同第13.2条并未明确约定“一期未按期偿还,就应当偿还全部借款”,此格式条款更适用于与借款人约定到期一次性还本的情况,但本案双方约定的是分期还本付息。在合同第13.2条存在不同解释的情况下,法院对格式条款的解释认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有关“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的规定,也违背了双方在合同签订时的本意,将八年长期贷款变为了短期贷款。4.案涉《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第14条限制了借款人的权利,加重了借款人的责任,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关于“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的规定,认定为无效。”

被上诉人辩称:“,《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第14条同时包含了借款加速到期和合同解除的双重意思表示,且本案中借款加速到期和合同解除的法律效果基本相同,该加速到期条款并非无效的格式条款。原审法院判决未超出民生银行的诉讼请求。”

原审河北省高院认为:“一审法院认为,民生银行与天成公司所签订的借款合同中约定了当借款人不按期偿还借款本金时,民生银行有权解除合同并提前收回贷款。因天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偿还第一期借款本金构成违约,且该违约行为属于天成公司未履行的主要合同义务,民生银行据此宣布所有贷款全部到期既符合合同约定,也不违反法律规定。法律并未对银行借款限定最高贷款利率。该合同系双方协商确定,合同内容不属于单方拟定并反复使用的格式合同的法律特征,天成公司主张上述条款属格式条款应当确认无效无事实依据。

综上,借款合同所约定的内容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约定内容均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应当认定有效。天成公司未按期还款构成违约,民生银行享有合同解除权并可以提前收回所有借款本金及利息,同时还应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

(二)将加速到期条款的性质定性为附条件的合同变更条款

裁判案例二

(2016)粤民终1464号:广州鸿业集团有限公司、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案件事实:2014年9月30日,鸿业公司与交通银行番禺支行签订了一份编号为粤番禺2014年借字HY001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以及《提款申请书》,约定交通银行番禺运行向鸿业公司提供贷款79,620,708.93元,期限不超过12个月,到期日为2015年4月7日,利率实行人民币浮动利率,为贷款实际发放日壹年期基准利率上浮20%,每月20日结息,鸿业公司应按约定的时间、金额和币种偿还本合同项下的贷款并支付利息;鸿业公司违反合同约定,交通银行番禺支行有权单方面宣布合同项下已发放的贷款全部提前到期,并按合同约定利率上浮50%计收逾期罚息,以及对应付未付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等。

上诉人诉称:审判决鸿业公司自2015年1月24日至清偿完毕之日止应按年利率10.8%计算利息,并按年利率10.8%计算复利没有依据,系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2014年9月30日,鸿业公司与交通银行番禺支行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限不超过12个月,自首次放款日起计,到期日为2015年4月7日。

合同履行过程中,交通银行番禺支行于2015年1月21日向鸿业公司发函,单方面宣布贷款于2015年1月23日提前到期,换而言之,鸿业公司与交通银行番禺支行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于2015年1月23日即已经解除。因此,在合同解除后,交通银行番禺支行要求支付利息(包括罚息及复利,下同)的依据已经不存在,故不能再要求按照《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的约定计算利息。交通银行番禺支行提出的该项诉请不应得到支持

被上诉人辩称:鸿业公司主张无需支付涉案借款自2015年1月24日起至清偿完毕之日止的利息及复利,该诉请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涉案《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第九条约定了“贷款提前到期”的情形,鸿业公司违约未按时履行还款义务,交通银行番禺支行于2015年1月21日向鸿业公司发出《债务提前到期通知书》,依合同约定宣布借款合同项下贷款于2015年1月23日提前到期,《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并没有解除,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后,合同仍继续履行,鸿业公司应履行还本付息的合同义务,并承担逾期罚息及复利的违约责任。

本院认为:交通银行番禺支行依据与鸿业公司于2014年9月30日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发放79620708.93元贷款给鸿业公司,原约定的借款到期日为2015年4月7日。因鸿业公司在借款期内拖欠部分利息未按时偿付,出现了合同约定的违约情形,交通银行番禺支行于2015年1月21日向借款人鸿业公司及各担保人发出《债务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涉案款借款于2015年1月23日提前到期,符合借款合同的相关约定。鸿业公司及各担保人对涉案借款被宣布提前到期亦未提出异议。原审法院据此认定涉案的借款79620708.93元经宣布提前到期后于2015年1月24日起为逾期归还,鸿业公司应于此日起按合同约定的逾期罚息标准计付利息,理据充分。

交通银行番禺支行宣布提前收回借款是按照合同约定的情形进行,其本质是对债权的加速到期,即只是对合同约定的借款到期期限的变更,并非解除借款合同。鸿业公司上诉认为交通银行番禺支行宣布借款提前到期属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该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从裁判文书可以看出,上诉人主张:“加速到期”的性质等同于合同的解除,合同一旦解除,合同中约定的权利义务即告消灭,被上诉人所主张的合同权利(要求支付利息、罚息及复利)的依据即不在存在;而与此形成对抗的被上诉人主张:“加速到期”的性质是合同履行条款的变更,借款合同项下贷款提前到期,借款合同并没有解除,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后,合同仍继续履行,债务人仍应履行还本付息的合同义务,并承担逾期罚息及复利的违约责任。广东省高院认为:“金融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债务提前到期条款,又称债务“加速到期”条款,应视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附条件的合同变更条款,即当约定的条件成就时,还款期限变更为债权人主张提前收回贷款之日,借款人应提前还款。”在该案中,高院的定性直接影响到上诉人(原审被告)的责任承担范围。由此可得出,加速到期与合同解除属于截然不同的合同当事人的救济手段,当事人的不同诉求以及对加速到期条款的不同定性将会引发不同的法律效果。

五、加速到期与解除合同的区别

小编认为,加速到期与解除合同是两种不同性质的规范安排。

首先,从法律文本角度分析来看:我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借款用途使用借款的,贷款人可以停止发放借款、提前收回借款或者解除合同。从该法律规范可以明确看出“加速到期”与“解除合同”是并列关系,如若性质相同,基于法律规范的简明性,不会在法律规范中将“解除合同”与“加速到期”同时提及,从这个角度可以推定出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当借款合同纠纷发生时,如何主张权利救济由当事人选择。

其次,从法理层面进行分析,若将加速到期的性质等同于合同的解除,根据一般法理得知,合同解除权属于形成权,而形成权的行使行为属于单方法律行为,依照一方的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法律关系发生变动的效力,即只要解除合同的通知到达对方当事人时,合同即可解除,而合同解除使合同溯及既往地消灭。金融借款合同显然属于继续行合同;对于非继续性合同而言,合同的解除对于已经履行的部分仍然有效。

再次,从担保的角度进行分析,有学者认为:主法律关系被解除后溯及的不成立,从属其存在的担保法律关系亦会不成立,担保人不再承担担保责任。依据一般法理,担保最大的特性当属担保的从属性,即担保法律关系属于从法律关系,其从属于主法律关系,其从属性表现于以下几个方面:成立上的从属性、移转上的从属性、效力上的从属性以及消灭上的从属性。根据其从属性的逻辑结构,主法律关系被解除后溯及的不成立,从属其存在的担保法律关系亦会不成立,担保人不再承担担保责任。然而现行立法确没有采用这样的观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主合同解除后,担保人对债务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仍应承担担保责任。但是,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相对而言,小编更倾向于学理的观点。

若将加速到期的性质等同于附条件的合同履行期限变更,这就意味着,当双方当事人约定的条件成就时,即发生合同条款变更的效力,但现下司法实践并不采用这种直接发生变更效力的做法,而是采用与合同解除相似的方式,即债权人需要通知债务人因违约行为使其债务履行加速到期。

实践中,法院也大都以债权人通知的日期作为逾期利息、罚息的起算点。这样的定性只会引发借款人丧失期限利益的后果,即刻负有还本付息的义务,其性质相当于合同履行的终止,但借款合同本身仍合法有效,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并没有终止,债务人必须及时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否则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逾期利息及罚息仍然适用。通过对加速到期性质不同假设情况下的分析,将加速到期定性为附条件的合同条款应当更加合理。

六、结语

小编通过对大量的裁判文书分析发现,司法实践中对于加速到期条款并非合同解除条款的认定已成为多数法院裁判的共识,但是在诉讼和仲裁中仍然存在当事人、法院将加速到期条款作为解除合同的依据。此时,当事人与裁判者应考虑到,而对“加速到期”的定性不同,不但可能会导致债务人实际承担还款义务的日期、利息计算和赔偿范围的不同。亦会关系到当事人诉讼或仲裁请求权的确定,即当事人直接诉请立即返还本金及相应利息,还是要求在先解除合同的基础上再主张返还本金及利息。

小编的观点更倾向于将加速到期条款定性为附条件的合同条款变更。这样不仅更能维护法律关系的稳定性,从而达到维护交易安全和保障借款方债权最优化的目的,而且当事人的权利主张似乎变得更便捷。

】 【打印本页】 【双击滚屏】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温州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8902号
地址:温州市府东路569号市行政11号楼五楼 邮政编码:325009
咨询电话:0577-88965673、88965675 传真:0577-88337370
总访问量:3071530 今日:228(最高:15264 日均:853.91) 本月:80276